《红楼梦》刘姥姥与巧姐儿的三次缘分,注定板

2020-04-22 05:29 来源:未知

刘姥姥与巧姐的第二次缘分要等到几年以后的二进荣国府,此时的大姐儿和刘姥姥外孙板儿都长大了几岁,这一次通过板儿和大姐儿交换一样东西,再次点名了刘姥姥与巧姐之缘分。

那么,奸兄会是谁呢?有人去猜贾蔷,也无道理。贾蔷和龄官的爱情,不说可歌可泣,说可圈可点吧,那也足能和贾芸、小红的爱情媲美;贾蔷跟凤姐的关系一贯很好,替凤姐教训贾瑞,他是一员战将,而且他后来经济自立,荣国府解散戏班子以后,龄官没有留下,应该是被他接去,两人共同生活了。他不可能在八十回后,成为坑害巧姐的奸兄。

第一次刘姥姥进了大姐儿睡觉的屋子,缘分已然结下;第二次大姐儿与板儿互换柚子和佛手,命运已在小儿常情之中伏下;第三次刘姥姥给大姐儿起名巧姐儿,彻底决定了巧姐儿一生的命运,以及她与刘姥姥之间的命运关联,不可粗粗看过。

后三十回我们虽然看不到原本,但依然可以从巧姐的判词里找答案。原文第五回中贾宝玉神游也太虚,听了红楼十四支曲子,从第二支曲子到第十三支曲子分别对应了十二钗,第十一支曲子说的即是巧姐。这支曲子名叫《留余庆》,前半段是留余庆,留余庆,忽遇恩人。幸娘亲,幸娘亲,积得阴功。这里说的恩人即是刘姥姥,阴功即是王熙凤先后两次对刘姥姥的资助。

我们从巧姐判词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偶因济刘氏,巧得遇恩人中可知,刘姥姥是在贾府落败后收留了巧姐,而这次她与巧姐的缘分即发生在三进荣国府时,可惜后三十回无缘得见,我们今天来分析前八十回中,刘姥姥两次进荣国府与巧姐的三次缘分。

脂批云:柚子,即今香圆之属也,应与缘通。佛手者,正指迷津者也。以小儿之戏,暗透前后通部脉络,隐隐约约,毫无一丝漏泄。岂独为刘姥姥之俚言博笑,而有此一大回文字哉。画工。

金沙js线路 ,刘姥姥走之前,大姐儿又生了病发起热来,王熙凤觉得刘姥姥是庄稼人,又是上了年纪的人,想到大姐儿还没正式的名字,就央求刘姥姥给大姐儿起个名儿,这样只怕还压得住他。刘姥姥知道巧姐是七月七日生日后,就起了个巧姐的名儿。

这段脂批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一个是后文巧姐落难,一个好在被人指点迷津,三是与刘姥姥相见及与板儿姻缘事。这次刘姥姥二进荣府,看似承笑贾府上下主仆,实则为此时的板儿与大姐儿文字做衬托。第一次刘姥姥进了大姐儿的安寝之处,这一次通过板儿与大姐儿互换佛手和柚子,为刘姥姥三进荣府及巧姐归着伏笔。

巧姐命运之谜

再来往后看,丫鬟哄他取去,大姐儿等不得,便哭了。众人忙把柚子与了板儿,将板儿的佛手哄过来与他才罢。那板儿因顽了半日佛手,此刻有两手抓着些面果子吃,又忽见这柚子又香又圆,更觉好顽,且当球踢着玩去,也就不要那佛手了。庚辰本在这一段后一样一段令人深思的脂批。

在我们所看到的前八十回红楼之中,刘姥姥去过荣国府两次,开篇的第六回,刘姥姥就进了荣国府,由此开始了她与巧姐之间的缘分。

甲戌本第六回有脂砚斋回前批语云:此回借刘妪,却是写阿凤正传,并非泛文。且伏二进、三进及巧姐之归着。

这段脂批伏了很多线索,即刘姥姥后文将二进、三进荣国府,且与巧姐的归宿有密切关联。然前八十回中,我们只能看到刘姥姥两次进荣国府,均未提及巧姐归着,很明显,后文刘姥姥会三进荣国府。好端端的,巧姐归着为何会跟一个乡村老妪扯上关系呢?实则刘姥姥三进荣国府时贾府已败落。

巧姐命运之谜,在于究竟谁是狠舅奸兄,狠舅是凤姐兄弟王仁,谐音就是忘仁,这应该没有什么疑问,奸兄呢?高鄂续书,把贾芸当做奸兄,这是天大的错误。第24回,写到贾芸时,脂砚斋有多条批语,赞他有志气有果断有知识,说他孝子可敬,此人后来荣府事败,必有一番作为当然是指好的、正面的作为。我在关于妙玉的最后一讲里提到的那个靖藏本,这一回前更有一条独家批语,说醉金刚一回文字,伏芸哥仗义探庵。前面已经引过脂砚斋关于小红到狱神庙安慰宝玉的批语。贾芸、小红后来是一对夫妻,他们是大胆自由恋爱而结合的,凤姐对他们两个都有恩,80回后,作者会写到他们去安慰、救助凤姐、宝玉。至于贾芸探庵,探的哪个庵?栊翠庵?馒头庵?目的何在?效果如何?不得而知,但那是一种仗义的行为,不会是奸诈的行径。

第六回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时,描写了一个细节,周瑞家的带刘姥姥去见王熙凤之前,先见了王熙凤的丫鬟平儿,原文是这样描述的:于是来至东边这间屋内,乃是贾琏的女儿大姐儿睡觉之所。

看似随意,但刘姥姥有自己的见解:这个正好,就叫他做巧哥儿好,这叫做以毒攻毒,以火攻火的法子。姑奶奶定要依我这名字,他必长命百岁。日后大了,各人成家立业,或一时有不遂心的事,必然是遇难成祥,逢凶化吉,却从这巧字上来。蒙府本脂砚斋有一条侧批:作谶语,以映射后文。即,后文巧姐的确遇到了不遂心之事,但好在逢凶化吉。

巧姐最后的命运,第五回的判词和《留余庆》曲交代得很清楚,大家基本上都能看懂,就是因为当年她母亲善待了刘姥姥,种下善缘,因此家族败落后,刘姥姥一家救了她。她最后的归宿,应该是嫁给了刘姥姥的外孙板儿,虽然住在荒村野店,每天还得纺绩谋生,过去那富贵奢华的小姐生活一去不返,也属红颜薄命,但跟大半辈子都在深宫中,没有感受过什么温暖的大姑姑、出嫁一年便被蹂躏致死的二姑姑、被迫远嫁到蛮夷之地的三姑姑、悲观绝望而青春出嫁的四姑姑以及被父亲休弃之后众叛亲离之下惨死的母亲相比,那算幸运多了。她和板儿的姻缘,在第41回有非常容易明晓的伏笔,大姐儿巧姐是后来刘姥姥给她取的名字原来抱着一个大柚子玩,忽然看见板儿抱着一个佛手,就要那佛手,于是后来大人们就让两个孩子互换了柚子和佛手。脂砚斋有几条批语,说:小儿常情,遂成千里伏线。又说:柚子,即今香圆之属也,应与缘通;佛手者,正指迷津者也。以小儿之戏,暗透前后通部脉络。所谓佛手指迷津,也就是《留余庆》里所说的那些意思:劝人生,济困扶穷,休似那爱银钱忘骨肉的狠舅奸兄!正是乘除加减,上有苍穹。

关于刘姥姥三进荣府,结合巧姐命运判词,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想:巧姐被狠舅奸兄卖到烟花之地,刘姥姥无意间听闻,念及王熙凤当日对她的恩情,尽一切努力把巧姐赎了出来,因巧姐思念家园,刘姥姥遂带巧姐三进荣府,此时的荣府已然人去院空,处处荒草颓垣,好不凄凉,刘姥姥与巧姐不免大哭一场。巧姐身无可依,自愿跟刘姥姥回到乡下,与板儿结下一段姻缘,日日纺绩为生。

不少人可能以为刘姥姥与巧姐的第三次缘分一定发生在三进荣府时,当然不是,因为此时的巧姐儿还叫大姐儿,而刘姥姥与巧姐的第三次缘分依然发生在二进荣府时,这一次,通过刘姥姥亲自为大姐儿起名为巧姐儿这件事,彻底决定了巧姐的命运,决定了她与刘姥姥及板儿的缘分。

原文第四十一回有这样的文字:忽见奶子抱了大姐儿来,大家哄他顽了一回。那大姐儿因抱着一个大柚子顽的,忽见板儿抱着一个佛手,便也要佛手。这段话后面,庚辰本有一条脂批:小儿常情,遂成千里伏线。这话什么意思呢?就是两个孩子不经意间的一个行为,但却决定了之后的人生命运。

这是刘姥姥进入王熙凤家后最先去的一间屋子,平儿在这间屋子里,而巧的是,这间屋子恰是王熙凤之女大姐儿睡觉的地方,此时的巧姐儿还叫大姐儿。这是刘姥姥与大姐儿的第一次缘分。蒙府本脂砚斋侧批有语云:不知不觉,先到大姐寝室,岂非有缘。这一次的缘分是蜻蜓点水式的,没有过多描述,而这正是曹公笔法,轻轻一提,总为后文伏笔。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js线路-金沙检测线路js159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 《红楼梦》刘姥姥与巧姐儿的三次缘分,注定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