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建军:要耐住寂寞 品牌未曾十年七年岁月做不

2020-03-01 20:52 来源:未知

图片 1

4月16日,以“共创•美好生活”为主题的第十八届上海车展正式拉开帷幕。搜狐汽车原创新闻账号[汽车咖啡馆]将对话数十位汽车行业老总,畅聊新车、技术、战略等话题。以下为长城汽车董事长 魏建军的访谈实录。

中国经济网:魏总,我看到这次长城汽车来上海车展阵容强大,并以新四化为题展出,您能不能讲一下为什么以这个为主题?

魏建军:“新四化”这个提法,我们的理解可能和行业不完全一样,今天我们看到的都是整车部分,实际上我们在楼上还展出了核心零部件。分开参展是因为长城汽车有个很大的变化,零部件独立。从以前业务管理变为投资管理,完全市场化。

说到“智能化”,我们这有展出让消费者体验的项目。我们展出一个自动的无人泊车技术,它是自动驾驶最基础的基础。实际上自动驾驶或者辅助驾驶,或者无人驾驶挑战的都是车速,要求更高。

互联化”对于中国人来讲,我觉得并不是高新技术,其实我们手机里面一半都是互联化。假如说手机上需要,完全由技术来解决你走路的步伐、走路的路径,这都可以测出来。车的部分,监测时效或者监测驾驶行为,或者用户管理,这些我觉得作为中国企业这块挑战并没有那么大。因为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在全球应用上也是体量最大,创新力也是很强。

“清洁化”,我们认为不只是纯电动或者燃料电池,清洁化指的是指发动机效率更高、发动机也更清洁,不是要消灭发动机,我们的发动机一直在努力把燃烧效率进一步提升。站在一个全球化的角度看清洁化,因为全球的差异性特别大,我们在欠发达国家不可能像在咱们国家推行电动车这么大力度,它一定是多种能力、多种动力形式的存在,这是我们对清洁化的理解。我希望你们去看看我们零部件展台,那里有很多核心技术的展示。我对零部件还是有信心的,长城汽车最核心的零部件或者高端的零部件都是我们自己生产的。

“共享化”也和电动车有关系。中国的共享化从政策而言,我倒觉得不是纯正的共享化概念。滴滴的C2C模式就是很好的模式,我想未来可能有几种模式共存。什么叫共享化?共享化是最大的利用现有资源,车辆、公路资源、每个人的资源,包括开放的资源,这才叫真正的共享化。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假如说把一个汽车消费变成投资,或者变成既消费又有收益的时候,那有很多人是接受的。中国已经被列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了,而且我们的信息化无处不在,不管是你的手机还是摄像头、人脸识别,可以说无处不在的,至于安全问题我觉得都不是一个问题。汽车产业实际上并不想看到这样的共享化,因为严重影响了汽车的销售,但这是对社会有利的。假如说有极大的共享,我想最终以对社会发展有利为目标的话,汽车企业应该接受这种选择。假如说汽车不断地增长,那修多少公路也不够。假设关于排放的,零排放是指的使用阶段的零排放,但即使是纯电车,制造过程当中都有排放。所以说从大的对社会发展有利的层面,共享化应该有更深的理解。汽车共享化对人类或者社会进步有价值,我觉得汽车企业应该接受这个概念。

展开全文

21世纪经济报道:我这有两个问题,您刚才也提到零部件的事情,为什么我们要把零部件剥离呢?这是出于什么考虑?第二个问题,您刚才也提到网联化等等这方面,我想问一下,5G时代长城的解决方案是什么?我们和华为的进展怎么样?

魏建军:5G时代宣传大于事实,5G在自动驾驶上的价值才是唯一的价值。实际上5G我理解就是更多的支持自动驾驶。至于互联方面的5G我觉得没什么技术挑战。我们是最早在5G方面做准备的企业。我们的5G应用的是最早的,我们试验场里的设备都是5G,因为我们自动驾驶必须用它,都是围绕5G装备的,必须用5G才能做自动驾驶的测试。

关于零部件,长城汽车走到今天,零部件做出了很大贡献,因为长城汽车规模还不是很大的时候,寻找一家零部件合作伙伴,要么就是好一点的不给你配,因为太小了,要么就是开发费用特别高。后来我们稍微壮大一点就和外资打交道,他们那个研发费和研发的时间都非常长,费用非常高,这是在商言商,不是说人家看不起我们。即使你掏钱也会耽误人家的时间,所以我们就采取了一个既然它要那么高的费用,既然它要那么长的时间,我们就自己做,从2000年我们就开始做发动机,我们是在中国民营企业里面第一个涉足的发动机的。

我们开始做核心零部件,报酬是非常丰厚的,所以我们也不找人家谈了,我们就做了大量的零部件,我们的理念是一定要高品质的零部件,因为要支持整车质量向上。

但是做零部件方面,我们采用的模式是最开始的汽车公司的模式,在国际上比方说福特,比方说日产、丰田,它们曾经都有过,不过发展路径不一样,有的零部件人家现在依然很好,有的因为零部件的拖累使这个公司走入了困境,我们虽然做到这么大,但我们及时的剥离出去了。以前都是业务管理的,现在都把它们变成公司,然后都对外,这样的话就变成了一个第三方,我们还要引入竞争,我们现在已经引入了很多的竞争,我们自己的零部件通过这一年的运作,他们的市场意识,与顾客打交道的理念都在变。你们可以去看看,我很有信心展示。

我们更希望对外供应,而且资本要多元化,也就是说它划分为很多公司,这个集团里面还要有做动力电池的,实际上一做就做的很大。现在有人来投资,我们也购买它的变速器,我们变成投资方了,都在改变。也就说这样的话这个模式像日本的模式,丰田合成、丰田纺织也是。所以我们就把它化分了几个相对的专业,有动力类的,这里面包括传统动力和清洁动力;有内外饰的,座舱系统;还有装备类的,模具、自动化生产线、底盘系统;还有电器,什么灯具、空调器等。

我看通过这一年的运营效果还是不错的,改变了很多,新产品开发也做了很多储备,人才结构也都有了很大的变化,他们都在海外发达地区设立了办公室和研发机构,都在变化。我们整车这样会做的更加专注,对于未来的发展应该说是非常有利的吧。

前一段时间,好像十天前吧,我们的动力电池蜂巢动力做了一个闭门投资者大会,我们投资了大概有不到五年的电池,生产电芯,PACK都做,包括BMS这些。以前电池都是转绕技术,现在都是叠片技术,电池的效率提高了5%以上,它的稳定性会更好、成本更优。后来给这个公司估值也是不错,还没生产,估值就到了150亿到200亿,技术创新方面,我们的团队已经有700多人。

网易汽车:第一个问题关于“走出去”我们看到未来五年会有投在海外的技术研发上,这块主要是要解决哪些问题呢?最核心的问题要解决什么?我们的产品聚焦在哪些品类?

第二个问题是想问一下关于内部的改革,我们看到了近两年时间做了一系列事情,接下来2019年往后我们还有哪些重要的改革?

魏建军:“走出去”确实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实际上刚才先定位了一个叫“长城未来战略”,我们是有一个计划的,肯定是“品牌战略”在先,然后“市场商品战略”、“技术战略”、“技术生产战略”,包括“网络营销渠道战略”,必须制定这么一个战略,还要有相关的配套人才,当然还有IT、机制等相关的“支持性战略”,这要是一个完整的。

国际化,你看渗透最好的还是日本车,比较均衡。国际化不是大家想的那样一定是高端产品,国际化基本上是能让大多数消费者感受到好吃不贵,你又能赚到钱而又有价值的国际品牌,有很多品牌是高端品牌但未必有价值,所以我们认为“走出去”最适合的是哈弗。

说走出去很复杂,要研究它可能会兼顾很多东西,比如说英国、澳洲、新西兰是一个水平,印度和东南亚、南非的水平可能一样,而且这几个国家的政策完全不一样。比方说像印度市场它的消费税,印度人把车的尺寸控制在四米以下,那消费税就会很低。可是东南亚并没这个要求,东南亚有很多地方要求你按照二氧化碳排放的克数来算,和印度一点都不一样,像泰国还要弄生物燃料,就是往汽油里加更多的酒精,所以这是很复杂的一个事情。我们也会在2个月之内发布一个全球战略的,给大家讲讲从技术的布局到网络,到生产。做全球化对于每个企业来讲,要是没有很好的策划或者很系统的做好布局的话,确实会产生极大的损失,很复杂。

关于机制的问题,总结一句话,我们还是希望达到更人性化的,就是让我们的合作伙伴变成合伙人的概念,机制先行,当然这是一个核心部分,不是所有的都在变。我们动力电池这部分会拿出10%来激励,我们要做的布置很多,现在进入肯定是好的,估值越高价值越大,业务管控变成投资管控。

中国汽车报:今天看到咱们的长城炮,全新的旗舰车,应该是对国产皮卡的颠覆吧,终于看到一个可以和外资的皮卡相比较的车。您怎么看待长城炮以后在国际市场上与它们形成分庭抗礼的局面?

魏建军:我们打造了这么三个版本,长城炮有商用属性的,就是它一样可以用于商务,里面内饰、功能也非常错的,不像以前国内的皮卡坐起来好像坐小板凳一样,功能上面和SUV基本没区别。再有一个叫越野皮卡,它就是更有越野属性吧,将来可能在涉水能力、脱困能力也都不一样。最后一个就是商用,商用简单的讲就是工地、公司拉拉货之类的。我们打造了这么三个版本,寄希望在单品中适应更大更宽的消费人群,是这么想的。要是像F150那是很特殊的一个市场,我们还是想把这个车有一个量。

中国汽车报:据我了解国内把皮卡当做是一个玩具去使用,您觉得是不是有很多消费者都会转到咱们的长城炮?

魏建军:不会,我们这个开发一开始就定位全球,在做工、品质方面一定要超过竞争对手,我们寄希望于它把单品量做大,这一个单品真要能做20万在中国企业就极其成功了。

汽车头条:无论从销量还是品牌上都站到了台阶上,你觉得开放对企业的意义是什么?

魏建军:我们习惯了那种一卖卖很多量的,实际上和我们对比雷克萨斯走过的路径,一看我们比雷克萨斯还好,卖的还多很多,所以我们的心态就变得好一些了,然后我们还是认真的去打造它,我们认为走过的两年多也很有价值。应该说有些媒体或者竞争对手一直在黑我们,也坐实了一些标签性的东西,实际上我们的车很棒,买我们车的满意度都是很高的,我们还是有信心。像多年来长城汽车在消费者满意度上都是排第一位,所以说我们还是要坚持把产品做好为基础,将来可能在传播上,在品牌的调性上可能会更年轻化、更时尚,做一些这样的工作。一定要耐住性子,没有两年做一个品牌的事,品牌没有十年八年的时间做不成,我们也为下一代做了很多准备。

汽车商业评论:魏总您好,我最近听了一个研究氢燃料电池技术的人,他说国内汽车燃料电池技术落后国际20年,您对这点怎么看?真的有这么大的差距吗?

魏建军:能量密度方面,再一个比法,变成发动机的时候就是电池里说的“包”,包的那个重量和密度一定会和国际持平,我们甚至有的会走的更领先一些。燃料电池汽车核心是系统性的,电堆控制系统,还有加压的系统,一定和国际化是一样的,没有那么大差距。我们的目标是肯定要超过现有上市的产品,超过丰田是没有问题的,而且我们一定会是下一代丰田的水平。

汽车商业评论:那未来在纯电动还有氢燃料这三条路线上长城汽车会怎么样?

魏建军:这些技术我们都储备了,但是我们会对不同地区做不同的对策。你看每个产业都和政策有关系,是政策在导向的。实际上现在我们说满足消费者,但很大程度上在满足政策。首先这是一个门槛,在政策里面更加满足消费者就更好了。

你看中国柴油现在做不好,没法做,有很多做柴油机的,尤其是做乘用车柴油机的就很被动。有些技术路线,我认为到现在中国的汽车技术路线支持哪一块还不确定。现在叫串联PHEV、混联PHEV、并联PHEV,有的适应大一点的车,有的适应中型车,有的适应小型车,这一下都说不清。首先满足政策再满足消费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js线路-金沙检测线路js159发布于汽车,转载请注明出处:魏建军:要耐住寂寞 品牌未曾十年七年岁月做不